简体版
观点 / 正文

红色江西:如何走出“环江西”的怪圈?

不管是经济总量还是人均可支配收入,江西与周边六个邻省相比,均是处于“洼地”的水平。这也就难怪虽然江西早年被中央划为华东六省一市,但如今的长三角经济带却是不带江西“玩”。只是在泛珠三角经济带中捎带了江西。

文 | 萧骁凌泠(资深媒体人)

说到江西,不难想到景德镇的瓷器,蜚声海内外;风景如画的婺源、南昌的滕王阁、庐山的飞瀑,以及井冈山等。

说到江西,也不难想起唐宋八大家的王安石、曾巩和欧阳修,明朝三大才子之一的解缙以及他主持纂修的《永乐大典》,还有留下名句“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的晏殊及其儿子晏几道。

无论是风物,还是才子佳人,江西都有一席之地。

但不知从何时起,“环江西”成了公众对江西的新认知。各方面的数据也证实,江西成了与周边六个邻省相比后的“洼地”。

u=3020859112,184919347&fm=30&app=106&f=JPEG

江西GDP成洼地,呈各省环抱状态,“环江西”现象出现(资料图)。

在年轻人中,江西还有一个称号,即阿卡林省。“阿卡林”原本是一部动漫剧里女主角赤座灯里(AkazaAkari)的名字发音。在该剧中,虽然灯里是主角,但是存在感很低,时常被人忽视。后来,逐渐衍生用阿卡林省代指江西省。

江西是如何一步步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的?

“环江西”印象,因一次网络碰瓷事件引爆

因为“穷”,江西被广泛关注。

话说要回到8年前,也就是从2016年春节期间的一则帖子说起,即“上海姑娘江西年夜饭”事件。

2016年春节期间,微信朋友圈、微博上被“年夜饭”事件刷屏了。其主要是讲,一名上海姑娘跟着江西小伙回农村老家过年,刚吃了第一顿饭,年也不过了,决定第二天一早就回家,并决定分手。

这事虽然最后被证实了是碰瓷贴。但却让让江西农村的贫穷现状一下引起了全网关注。

数据也可以证实这点。江西省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6年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2138元,比全国农村居民人均收入还225元——也就是人均每月可支配收入一千元。这几乎是北京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一半。

如果与周边六个邻省相比,仅湖南和安徽当年的农村居民平均可支配收入比江西略低,其余四省均高于江西。2020年以后,湖北农村居民平均可支配收入也加入了略低于江西的队列。

还有一组数据更能说明问题,即2016年江西“农村居民得到政府最低生活保障人数169.2万人”,这相当于每13个江西农村居民中就有一人需要领取政府最低生活保障。

因为这一事件的爆火,“环江西”的名号也就逐渐开始大行其道。

江西的经济落后自然与其现代的交通网络不发达有关系。2016年7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交通运输部、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印发的《中长期铁路网规划》(2016—2025年)提出,构筑“八纵八横”高速铁路主通道,江西才成为“受益者”。

在此之前,江西省内只有东西横向穿境而过的沪昆铁路,1996年9月,京九铁路正式通车,江西省内才多出了一条南北纵向穿过的铁路。

到了高铁时代,江西仍旧跟不上周边省份的建设步伐。比如,湖南在2016年即有1374公里已运营的高铁,安徽也有1354公里。而此时的江西只有经过境内的沪昆高铁,昌九城际。

即便经过多年的发展之后,截至2023年8月,江西的高铁运营里程数快速涨至2094公里,全国排名第八名,仍位于广东、安徽和湖南之后,湖北、福建和浙江排名11、12、13名。

不止如此,江西常年被“环”。

2020年9月,北京、湖南、安徽自贸试验区相继挂牌,我国自贸试验区数量增至21个。自2013年上海自贸试验区获批以来,7年间我国自贸试验区6度扩围。

至此,江西周边省份的广东、福建、浙江、安徽和湖南均有了自贸区,仅湖北与江西没有自贸区。

自贸区是什么呢?就是改革开放的试验区。

用时任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的话来说就是,自贸区扩容的“目的就是要通过更大范围、更广领域、更深层次的改革探索,激发高质量发展的内生动力;通过更高水平的开放,推动加快形成发展的新格局。”

换句话说,在多次自贸区扩容中,江西均未能入列,则说明其对外开放的经济基础不够资格。

“环江西”的还有万亿城市。

2021年初,随着福州、泉州、合肥等城市相继官宣2020年GDP破万亿,“环江西万亿城市俱乐部”诞生了。

至此,江西周边六个邻省均有了万亿城市。广东有广州、深圳和佛山,福建有福州和泉州,浙江有杭州和宁波,安徽有合肥,湖北有武汉,湖南有长沙;而江西没有万亿城市。

不仅如此,作为江西经济第一大市——省会南昌当年的GDP仅有5745.51亿元,离万亿城市的距离还很远。这仅与浙江各市GDP排名第五的嘉兴相当,比福建各市GDP排名第三的厦门还少约600亿元,比广东各市GDP排名第四的东莞则是相差约4000亿元——后者于次年成为国内第24座万亿城市。

时至2023年,万亿城市再添两城,增至26城。而作为江西省内经济第一大市南昌的GDP才7324.46亿元,在华东六省一市中尚未进入前20强。

放眼全国,GDP高于南昌的,除了26座万亿城市,还有12座城市。

处于“洼地”的,不止人均可支配收入

其实,不管是“环江西”,还是“阿卡林省”称号的背后,均指向一个问题,即江西的经济发展水平落后——不仅仅是前文中提到的农村穷,没有万亿城市的问题,而是江西的经济发展,与周边六个邻省相比,是全面处于“洼地”。

如果时间拉回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江西与周边省份,尤其是湖南、湖北和安徽相比,GDP相差并不大,但进入新世纪后,江西与周边省份的GDP差距是越来越大。

江西省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01年,全省GDP是2176亿元,与周边六个邻省相比是最少的。

2001年以来,江西省GDP无论是总量还是速度均落后于周边六个邻省。数据来源:各省统计局,单位:亿元。

广东当年的GDP已经超万亿元;排名第二的浙江也有6700亿元,是江西的三倍;湖北和福建排名第三、第四,位于4000亿元-5000亿元间,湖南和安徽则位于3000亿元-4000亿元间,最低的安徽省也比江西的GDP多1100亿元。

以GDP过万亿元为分界线,江西是2011年迈上这个“台阶”,当年GDP为11583.8亿元,但浙江仅仅过了两年,即2004年即破万亿,湖北、湖南和福建则稍晚,于2008年破万亿元,安徽则再晚一年破万亿元,但也比江西提前两年实现GDP破万亿元。

全省GDP过2万亿元,江西用了6年时间,广东、浙江、湖北和湖南用了4年时间,福建和安徽用了5年时间。GDP过3万亿元,江西又用了5年时间,湖南、福建、安徽和湖北用了4年,浙江仅用了2年。

截至2023年,江西GDP才刚过3万亿元,但湖南、福建和湖北均过了5万亿元,浙江过了8万亿元,而广东则是超过了13万亿元,是近4个江西的GDP。江西的六个邻省仅安徽GDP低于5万亿元,但也比江西多出1.5万亿元左右,

换句话说,进入2000年后的这23年里,江西无论是经济总量还是发展速度都全面落后于周边六个邻省。

尽管江西常住人口高于福建,但少于周边其他五个邻省,但人均可支配收入水平却并没有占优势。

以城镇居民平均可支配收入为例,江西仅与湖南、湖北和安徽不相上下,个别年份后三省水平略低于江西。湖北是个例外,2000年后,这一经济指标低于江西。

2

江西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与安徽湖北不相上下,并逐渐缩小了与湖南的差距,2020年后,湖北成了垫底省份。数据来源:各省统计局,单位:人民币元。

而常住人口自2010年即过亿(2020年受新冠疫情影响广东常住人口低于1亿)的广东,福建的城镇居民平均可支配收入均高于江西。浙江城镇居民平均可支配收入更高,在2001年至2023年间是江西的2-5倍。

换句话说,不管是经济总量还是人均可支配收入,江西与周边六个邻省相比,均是处于“洼地”的水平。

这也就难怪虽然江西早年被中央划为华东六省一市,但如今的长三角经济带却是不带江西“玩”。只是在泛珠三角经济带中捎带了江西,但捎带的还有广西、云南、贵州和四川。

民营企业不活跃,背后或与官场生态密切相关

江西经济发展不好,自然与市场主体紧密相关。而这与周边六个邻省相比,江西也是“洼地”。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底,江西实有主体数量为482.8万户,企业数量146.79万户。

广东和浙江的实有主体数量均过千万,企业数量分别是逾780万户和332.5万户。福建、湖南则过700万户,企业数均过190万户。

安徽虽然尚未公布2023年的数据,但从2022年的数据看,安徽的市场主体数量即已破700万户,2023年新增141万户,考虑到也可能注销一定的市场主体数量,安徽的市场主体数量也大概率过了800万户。安徽的企业数在2022年即已破200万户,2023年底也大概率在200万户以上。

据《湖北日报》报道,截至2023年6月底,湖北省经营主体总量已达787.31万户。其中,企业户数达到203.51万户,首次突破200万户。

从这组数据不难看出,江西无论是市场主体数量,还是企业数量均少于周边六个邻省,尤其是与广东、浙江的差距很大。即便是与同为内陆省份的两湖、安徽相比,江西也是被“碾压”的对象。

而在企业林中,民营企业的量和质往往能够决定一地经济是否优质。

154530097

高楼林立的南昌红谷滩是南昌新城的样板与城市客厅(资料图)。

江西作为紧邻沿海的内陆省份,又是经济活跃的南方省份之一,但民营企业的发展却是与周边六个邻省有不小差距。

不管是知名企业,比如进入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的企业,还是企业数量,江西均少于周边六个邻省。

2023年9月,全国工商联主办发布了“2023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江西6家企业入榜,有晶科能源控、方大钢铁、双胞胎(集团)、赣锋锂业等,其中前两家企业2022年营业收入过千亿元,排名分别是第83位、84位。

安徽和湖南分别有7家企业、福建有14家企业、湖北有16家企业、广东有50家企业,浙江有108家企业入榜。浙江入榜的企业数量更是连续25年居全国第一。

俗话说,要致富先修路。在现代化的历史进程中,铁路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然而,不管是在普铁时代,还是高铁时代,江西均落后于周边六个邻省,尤其是广东、安徽和湖南(前文已有介绍,这里不再赘述)。企业是否要在一个地方扎根经营,也会首先就考虑交通(物流)网络是否足够发达(快捷)。

与此同时,江西的官场生态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当地的营商环境,甚至一些官员的插手直接决定着一家企业的生死。

公开数据显示,自2013年以来,江西11个地级市中,仅市委书记一职就栽倒14人。比如曾主政井冈山、九江的刘积福,于2021年10月被查;曾主政抚州、南昌的龚建华,于2021年11月被查;曾主政萍乡的李小豹,于2022年5月被查;曾主政鹰潭的郭安,于2022年9月被查。

2023年3月,曾主政九江、南昌的殷美根被查。至此,在江西11个地市中仅有上饶、吉安没有市委书记落马(十八大以后)。如果时间拉上一点的话,上饶也是发生过连续的两任市委书记一个被判刑,一个自杀——也是迫于纪委调查而选择自杀一了百了的。

以肖毅为例,审理肖毅案的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查明:2008年至2021年,被告人肖毅先后利用担任江西省人民政府驻北京办事处主任、江西省抚州市委书记、江西省政协副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工程承揽、项目开发和职务晋升等事项上提供帮助,非法收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25亿余元,其中5782万余元尚未实际取得。

公开信息显示,不符合国家政策的虚拟货币“挖矿”企业抚州创世纪科技有限公司随投产后,即成为抚州的耗电大户。以2018年1-2月为例,该公司累计用电量为7475.23万千瓦时,排名抚州全市企业第一,远超第二名的4145.92万千瓦时。

1623943669

江西婺源乡村美景(资料图)。

此外,肖毅在抚州市委书记任上未经充分调研论证,就上马了一个计划年产20万辆整车的项目。园区2018年启动建设,2019年3月投产,9月就宣告停产。

为官一任,对某一类企业或者某家企业关注度过高,就必然要影响到其他企业的生存空间。这种地方干部过度干预甚至插手企业经营的现象在江西不是偶然现象。这也是导致江西的民营企业不敢高调,只能闷声发大财的重要原因。

人才流失严重,还是与经济水平有关

人才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的核心要素,江西也缺少挽留人才的魅力。

在江西,很难想到有哪位商界名流,学界大咖,但走出江西,却是发现有很多江西籍的名人大咖,如华为的轮值主席郭平,武汉新冠疫情爆发前振臂一呼的香港大学教授管轶,“水稻之父”袁隆平、天体化学与地球化学家欧阳自远院士、中国农业大学党委书记钟登华院士等。

商贾名流、学界大咖只是其中一个缩影。江西的人才流失率在全国都是排得上号的。

江西省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报告(2020)显示,江西全省跨省流入人口127.9万人,跨省流出人口633.97万人。省外流入人口占全省人户分离总人口的比重还不到10%。这充分反映了江西的人才吸引力不强,反倒是送出了大量人才(劳动力)的现实。

江西被其他省份“吸走”的633.97万人,排在河南、安徽、四川、广西、湖南之后。从具体流向看,广东、浙江分别“吸”走了230万人、158万人,也反映了经济发展水平与吸引力之间的关联。

据《南昌晚报》报道,江西省2022届本科毕业生留赣就业人数达到5.95万人,占比46.58%。而《江西日报》报道,截至2023年3月底,留赣率高于2022年同期4.35个百分点。也就是说,江西省高校2023年毕业生留赣率刚过一半。

598113482

1400年历史的南昌滕王阁号称“江南三大名楼”(资料图)。

如果再看地市的情况,则可能更遭。比如九江市,该市人社局2023年9月公布的一份提案答复函介绍,九江市2023年高校应届毕业生总人数为4.98万人,因经济环境、政策宣传、信息调度等问题,本地13所高校毕业生毕业后能真正留在九江就业的很少,留浔率普遍偏低(据统计,近两年我市高校毕业生留浔率仅有12%左右)

这自然与九江的经济发展水平有关。作为首批5个沿江开放城市之一,抛开武汉、重庆两个“万亿城市”不谈,2022年,芜湖和岳阳的GDP分别为4502.13亿元、4710.67亿元,人均GDP分别达到121630元、93654元,均将九江抛在身后。

再回到全省层面,本地高校毕业生留在本省就业的比率,湖北是54.3%,湖南是57.29%,安徽则超过了7成。

浙江虽未公布全省高校留浙率,但一些公布该数据的高校毕业生留浙率也是很高,比如浙江理工大学2023届毕业生选择留在浙江省内就业的学生占总数的72.4%,而这届学生生源地为浙江的比率仅43.87%。也就是有近30%省外学生选择了留在浙江工作。

广东不仅需要解决本省高校毕业生就业问题,还能提供更多外省高校毕业生就业岗位。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2023届广东高校毕业生预计将达97万,比2022年增加25.5万人,增幅达35.6%,加上外省流入和留学回国来粤求职的学生,2023年在广东就业的高校毕业生总量预计将超120万,总量和接收毕业生量再创历史新高。

江西高校毕业生为何有那么多留不住?经济发展水平比周边六个邻省差,这是重要原因。这也是为什么2020年新冠疫情发生以后,江西常住人口迅速减少了近150万人,截至2023年常住人口不仅未能恢复,反而还在继续减少的原因。这也是与周边六个邻省相比之后,唯二存在的现象(还有湖南)。

此外,没有顶流的大学和高房价高消费也是导致江西留不住人才的原因。比如,江西仅有南昌大学一所“211工程”大学,而广东、湖北、湖南和安徽都有多所,甚至还有“985工程”大学。福建、浙江的情况虽然也不是太好,但也比江西强,毕竟浙江有浙江大学这所世界名校,福建也有厦门大学这所“985工程”大学。

在新质生产力时代,“更高素质的劳动者是新质生产力的第一要素”。如何留住人才,或许需要江西省来一次自上而下的思想解放。留不住人才,一切发展都只是空谈。

责任编辑:Devin
延伸阅读

香港新闻社

有视界·有世界

布林肯会晤陈吉宁:美中有义务“负责任地”处理分歧

布林肯访华 中美如何角力?

李家超晤孟凡利 就加强港深合作等议题交换意见

拜登签字 美军援乌克兰、剥离TikTok等一揽子法案生效

中国一季度财政收入同比下降2.3%

李家超:香港积极参与APEC 坚定支持区域经济融合

親巴勒斯坦抗議潮席捲美國大學校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