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资讯 / 正文

中国缴税“倒查30年”风波背后

中国多家上市公司近期接连被要求补税,有公司补缴日期甚至追溯到1994年,引发坊间猜测是否会刮起“倒查30年”补税潮,这让原本就信心不足的市场更加风声鹤唳。

中国多家上市公司近期接连被要求补税,有公司补缴日期甚至追溯到1994年,引发坊间猜测是否会刮起“倒查30年”补税潮,这让原本就信心不足的市场更加风声鹤唳。

中国国家税务总局星期二(6月18日)晚澄清,没有组织开展全国性、行业性、集中性的税务检查,更没有倒查20年、30年的安排,试图平息外界质疑。

对于为何多家企业都被追缴税款,税务总局称,“有的是对企业以前年度欠税按程序进行催缴,有的是对企业存在的税收政策适用风险按程序予以提示告知,均属税务部门例行的依法依规正常履职行为。”

税务总局还强调,税务部门一贯坚守保经营主体就是保经济税源的理念,积极助力各类经营主体健康规范发展。

维维豆奶的倒查和宁波博汇的停产

市场近期接二连三传出有企业被追讨巨额税款的消息,受影响的包括A股多家上市公司。

维维股份星期四(6月13日)发布公告称,原控股子公司湖北枝江酒业股份有限公司因未按规定的申报期限,对1994年1月1日至2009年10月31日的消费税进行纳税申报,被相关部门要求补缴税款逾8500万元(人民币,下同,1583万新元)。

8500万元对维维股份并不是小数目,而且维维股份早在2020年就已经卖掉了这家被追讨税款的子公司。据《证券时报》报道,维维股份去年实现收入40.36亿元,归母净利润2.09亿元。以此计算,不考虑滞纳金因素的前提下,上述补缴税款占公司去年净利润的40.7%。

维维股份发出的公告引发市场哗然,一时间“税务倒查30年”的声音四起。

比维维股份闹出更大动静的,是位于浙江宁波的一家化工企业因为被追缴5亿元税款而宣布停产裁员。

宁波博汇股份上星期四(6月13日)晚间公告,公司经营资金困难,于6月12日起对每年40万吨芳烃抽提装置、每年40万吨环保芳烃油生产装置及相关配套装置进行停产。

公告说,本次停产会对公司营业收入、现金流和经营利润产生不利影响。公司将采取各项节流措施,包括但不限于逐步安排员工放假、减薪、裁员等。

对于停产原因,博汇股份在今年3月29日的公告中说,税务局要求公司“重芳烃衍生品”按“重芳烃”缴纳消费税,这将对公司生产重芳烃衍生品装置产生重大不利影响。如按重芳烃缴纳消费税,对公司去年年度利润影响约为3亿元,业绩将由盈利转为大额亏损。

对于上述两起查税案,当地有关部门都作出了回应。湖北宜昌有关部门否认“倒查30年”,称是税务部门按照程序正常追缴,“审计追欠,没啥特殊的原因和背景,不要误读”。

宁波市镇海区税务局则发通报称,宁波博汇股份存在少缴消费税风险,并多次开展了纳税辅导和约谈。截至目前,企业未予缴纳。该局将进一步加强与企业沟通,继续争取企业配合,深入做好政策辅导,依法依规处理。

两则官方回应旨在解释上述追缴只是个别现象,但仍然难以打消市场疑虑,因为除了维维和博汇,过去半年被倒查税务的公司包括且不限于:

广东佛山新世界酒店今年4月被倒查25年,被追缴近93万元。

青海藏格矿业今年3月被倒查20年,补缴税款及滞纳金合计近1.88亿元后,今年4月子公司藏格钾肥又被追缴一至三年前税费及滞纳金共计4.8亿元。

广东惠州泰基集团今年2月被倒查20年,追缴税款5304.92万元。

西藏拉萨华林证券今年4月被倒查六年,应补交所得税加收滞纳金共计约4700万元。

浙江杭州伊裳服装今年3月被倒查10年,追缴补税加罚款共计3.6亿元。

倒查税务为何挑动市场敏感神经?

虽然中国税率在全球范围并不算高,但增值税和各种地方税费的综合负担让企业面临较重的实际税负。对不少民营企业来说,偷税漏税是他们生存下去的“潜规则”。

中国房地产过去20年蓬勃发展,地方政府靠卖地就能获得不菲的财政收入,同时为了吸引民企前来投资,对一些企业的避税行为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如今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地方债务加重,楼市低迷导致土地收入大减,地方政府增收的压力相当沉重。

今年前四个月,全国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收入4万5676亿元,同比增长0.1%,其中4月份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收入同比下降约2.5%。财政收入增长由正转负。而国有土地出让收入今年前四个月增速累计同比下降10.4%。

收入减少的同时,税收也下降。全国税收今年前四个月同比减少4.9%。对比过去的税收成绩,除了疫情特殊时期,一直都保持高位增长,2017年和2018年分别增长10.7%、8.3%。

地方财政四面楚歌,民企被倒查税务,很难不让人猜疑,倒查税务成为地方政府财政“开源”的方式之一。

彭博社引述澳新银行分析师邢兆鹏说,要求企业补缴税费可能是由于地方政府的财政困窘。他们需要一些资金以在季度末之前付款,因为地方政府通常会在那个时间向政府项目承包商付款。

就在这个节骨眼,山西省长治市5月15日举行“警税合成作战中心”揭牌仪式的消息,进一步引起舆论发酵。

实际上,自2020年深圳成立全国首个警税合成作战中心后,中国多地都成立了类似中心,包括贵州、沈阳、石家庄等。

但在“倒查30年”的风波下,“警税合成作战中心”无疑进一步刺激民企,正如一些网民质问的那样:“作战中心?那谁是敌人?”

“倒查30年”恐引发雪球效应?

突如其来的严厉“倒查”,让本就在过冬的企业雪上加霜,像宁波博汇无力一次性补缴巨额税款,干脆躺平,遣散员工停产停工。当地政府既没有收到税款,还进一步加大本已严峻的就业压力。

更让人担忧的是,上述倒查个例可能引发市场寒蝉效应。其他民企虽没被查但也会感到唇亡齿寒,他们的信心被打击,未来发展可能畏手畏脚,或索性退出,加剧市场寒意。

中国领导层去年以来频频喊话发文,试图提振民企信心、稳定市场预期,中国税务总局虽然否认“倒查30年”,但对在寒冬中挣扎、苦苦寻找出路的民企来说,这一句“辟谣”还远远不够。

责任编辑:李涵
延伸阅读

香港新闻社

有视界·有世界

港澳青年浙江行活动启动 李家超冀青年加深对国家发展认识

林定国:制裁威胁只是噪音 尊重特区法治离不开国家认同

法塔赫和哈马斯为何要在中国和解对话?

东盟国家各具优势 商界冀深入发掘市场商机

中联办召开领导班子会议 传达学习贯彻党的二十届三中全会精神

邓炳强率青少年领袖游开封 参观岳飞庙开封府等

中共中央决定深化财税体制改革 增加地方自主财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