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艺术 / 正文

茅奖作家张炜呕心十年推出新长篇《去老万玉家》

40年前研读史料的发现在心中酝酿,10年前动笔,茅盾文学奖得主张炜献出了自己创作生涯迄今耗时最长、用功最深的一部长篇小说《去老万玉家》,日前已由人民文学社出版发行。

中新网北京4月17日电 (记者 应妮)40年前研读史料的发现在心中酝酿,10年前动笔,茅盾文学奖得主张炜献出了自己创作生涯迄今耗时最长、用功最深的一部长篇小说《去老万玉家》,日前已由人民文学社出版发行。

《去老万玉家》封面。 人民文学出版社供图

《去老万玉家》书写了大变局将临的19世纪末:胶东半岛之上,几股势力正暗流涌动。从广州同文馆回半岛探亲的青年舒莞屏,回程突遇风暴,借轮船延误之期完成恩师重托,前往声名远扬的万玉大营,由此开启步步惊心之旅。从热血沸腾的崇拜到摧肝裂胆的悲绝,从无法抗拒的诱惑到深冤凝结的仇雠,舒莞屏九死一生,最终冲出魔窟罗网。

小说极尽笔力描述了一个美丽神奇的山东半岛、一个奇异瑰丽的海洋世界。关于海洋,张炜曾说:“大海的神秘性并没有因为人类有了强大的航海能力而消失,它的秘密仍然很多,而且似乎离我们还很遥远。我们对大海从好奇到恐惧再到更加好奇,从尝试深入大洋到获得难以估计的物质利益,已经走了很长的路,并且这条路才刚刚开始。”

作为张炜创作生涯中耗时最长、用功最深的一部长篇小说,其灵感来自于作者40年前研读地方史料过程中的发现,经由数十年的消化酝酿,于10年前动笔,完稿后由41万字又精炼至26万字,最终成就这样一部构思宏阔、想象华丽的长篇力作,堪称张炜的“抡圆之作”。

在《古船》《独药师》《艾约堡秘史》《河湾》等读者熟悉的多部小说中,倔强、坚韧的人物均有迹可循,此类彰显张炜精神世界图谱的人物在《去老万玉家》中以主人公舒菀屏的出现而再次确立——舒菀屏象征着清末民初刚刚成长起来的一批青年,舒菀屏的山东之旅既是一场满怀期待的奔赴,也是一场义无反顾的逃离,一往一返中,舒菀屏最终完成了精神洗礼,寻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人生之路。

近些年,张炜尤为关注青年的成长。在上一部长篇小说发布之时,他曾说:“我写《河湾》,主要是给年轻人的,好比给他们的一封长信,地址不详,不知他们能否收到。”新作《去老万玉家》可以视为张炜写给年轻人的另一封长信。在他看来,这部长篇小说是他“写给一代青年的记忆之书”,也是自己“面对时代洪流的倔犟心语”。

张炜被誉为思想型作家。他几十年如一日的坚守与执着,使其作品形成了深刻的、独树一帜的审美价值。著名学者、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严家炎在《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史》中曾说:“张炜是思想底蕴上最为深厚和深邃的小说家之一”。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则说:“我感觉张炜是我们这个时代作家里面,一个勤奋的劳动者,深刻的思想者,执着的创新者。”(完)

责任编辑:李涵
延伸阅读

香港新闻社

有视界·有世界

杨润雄:3月盛事录得逾32000人参与 下半年多项文艺活动促文化交流

國際刑事法院申請對哈馬斯和以色列領導人發布逮捕令

李家超:本地平台无再显示受禁“独歌”内容

李家超:全年盛事加码至210项 料带来72亿元消费额

本港失业率维持3% 失业人数微升至11.3万人

伊朗總統萊希遇難墜機事故還是另有隱情?

李家超与教资会成员会面探香港高教界最新发展